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帝王的妻姐

常宝:叔叔!我说,我说!唱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座山雕杀我祖母掳走爹娘。夹皮沟大山叔将我收养,爹逃回我娘却跳涧身亡。娘啊!避深山爹怕我陷入魔掌,从此我充哑人女扮男装。白日里父女打猎在峻岭上,到夜晚爹想祖母我想娘。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只盼着能在人前把话讲,只盼着早日还我女儿装。只盼讨清八年血泪账,恨不能生翅膀、持猎抢、飞上山岗、杀尽豺狼!爹!

此刻,在天牢拐角处,无意听到这一切的皇帝等人震惊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南宫飞突然看着自己的祖父、祖母感到很陌生,他哭着说道:“姐,有段时间,娘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娘也是从那时候起,对我忽冷忽热的。她还摔了姐的琴,撕了姐的画。让爹逼着姐姐拼命学武,也是因为这件事吧?”

点击连载文集关注全部更新章节

南宫忠勇看到自己的父亲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他瞪大眼睛看着他道:“难怪当年,三弟妹总是在逢年过节时,找各种理由带着小羽回娘家。就连您和娘生辰时,她也不去上房给您二老拜寿请安。我当时还以为是她看不起咱们将门出身的粗人,只看得起文人。还跟娘抱怨,他老三费尽心思娶来的女人,骨子里的傲气太重。他老三根本就无法驯服自己的女人。原来不是这样,是我们家的所做所为,让人家看不起啊!”

他们在牢头的指引下,走到天牢最后一个拐角处,就听见南宫羽几乎咆哮的怒吼,说她不会做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更不会原谅南宫烈!

南宫诚信觉得皇帝说得应该是真的。因为里面的小羽,底气十足,声音洪亮,绝不像被关押的其他犯人那般,颓然无力。

南宫羽来到天牢不久。皇帝和帝师欧阳谦、商南以及南宫诚信也到了。

“他早就不是我们的祖父了!那晚,我疯狂的拿指甲抓他后背,我用嘴咬他胳膊,想让他离开娘的身体,可是,我太没有用了,还被他一拳就打倒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娘被他压在地上不断遭受着凌辱!在娘那么绝望的情况下,居然想到的还是我!她喊着小羽快跑,快跑……”南宫羽说着,浑身开始激动的颤抖起来。

南宫飞瞪大双眼,问道:“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我们的亲祖父么?怎么可以欺辱我们的娘啊?”

这时,南宫老夫人道:“可小羽,你知道不知道。老三因为你的信,不顾国法军令,从驻守的关口扔下五万官兵自己骑马单独跑回来,险些被元帝以擅离职守的罪名处死!你祖父他也为此特地向陛下请旨去其他地方戍边打仗一年才回来啊!”

54.撕开真相

图片 1

“小飞,知道我为什么对祖母也变得冷漠么?那是因为,她怕爹知道了真相,一时冲动,拿刀杀了祖父,做出忤逆不孝的事来。事后,祖母劝娘将这件事瞒下来,尽可能的忘记,让娘原谅南宫烈的酒后失德。可是,有些事根本就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娘后来给我们生了一个弟弟。可是娘又亲手把他杀了!娘杀了那个弟弟时,我刚好遇见。我当时害怕极了,就给爹写信说,如果爹再不回来,我和娘就要死了。”

南宫忠勇听了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爹,这是真的?”

“是,祖母对娘说,无论如何也要顾及南宫家的颜面,可他南宫烈从始至终一句道歉都没有!祖母说因为他是长辈,做晚辈的要多担待,去饶恕他的罪过!说母亲以后要尽量的衣着简朴些,不要再引起其他男人对她的邪念!到头来,居然成了娘自己的错!祖母还常常劝解娘让她心胸宽大为怀,去饶恕所有的一切!可是那个被摁死在水盆里,既是弟弟也是叔叔的孽种,谁来饶恕他呢?我因为自己长得像那个文君的脸,莫名给娘带来了这么多灾祸,内心也同样无法得到片刻的安宁!谁来饶恕我!娘被失贞和杀子的痛苦不断折磨着,谁又能来饶恕拯救她——”南宫羽开始蹲在地上哭泣起来。

皇帝素来害怕南宫羽发威,他准备踏入南宫烈牢房的脚步,被吓得止住了,跟他同来的南宫诚信等人,也停了下来。

皇帝犹豫着道:“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