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角的脸部化妆步骤,丑角面部化装的特点

丑角在戏曲舞台上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这一个行当所扮演的人物是多方面的:有滑稽风趣的老人(像《女起解》的崇公道),也有天真活泼的儿童(像《小放牛》的牧童)。有为非做歹的官吏(像《打面缸》的大老爷),也有唯利是图的商人(像《连升店》的店主)。有仗势欺人的奴才(像《打严嵩》的严侠),也有陷害良善的小人(像《一捧雪》的汤勤)等等。这一些正面的或反面的人物,如果用其他的行当扮演,一般是难于充分地把剧中人物的精神面貌刻画出来的。丑角塑造这一些不同身份,不同品质、不同性格的剧中人物,无论在扮相上,在表演上,都有着鲜明的艺术特征。丑角的面部化装(脸谱)一般是运用白色块面的伸张或缩减,集中地描画出眉、眼、鼻、口各部的神态(也有涂画黑脸的)。这种具有漫画手法的化装艺术,和丑角的表演风格是密切结合着的。京剧的丑角脸谱,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不同的勾法:文丑脸——大都捞演一些行为不正或损人利己的文人谋士,像《乌龙院》的张文远,《一捧雪》的汤勤(挂黑八字吊搭髯)。这一些人的脸谱,白色的块面较大,两颊和额部不宜过多的涂抹红色。面部五官的描画一般是八字眉,老鼠眼(或三角眼),鼻梁上略画几笔皱纹。此外,也有一些心地善良,但举动滑稽的小人物,像《小上坟》的刘禄景(挂丑三髯),《渔家乐》的万家春(挂五撮髯),脸上的白粉不宜过大,眉眼的描画,要结合面部的表情,充分地表现出眉飞色舞的神态。小丑脸——勾小丑脸的角色比较广泛:像《小放牛》的牧童,《御碑亭》的德禄,《狮子楼》的恽哥,《双狮图》的书僮,脸上的白粉要涂得圆一些,两颊揉红色,眉眼的描画须显露出滑稽嬉笑的神气。另外像《盗银壶》的丑书僮,《四郎探母》的小番,《二龙山》的小和尚,揉黑脸,画白眼圈,黑嘴唇抹白边。面部化装非常滑稽可笑。又像《野猪林》的解差,《奇双会》的牢头,《打严嵩》的严侠,脸上的白粉涂得要大一些,两颊不宜涂红色,眉眼的描画应显露出贪婪狡诈的神色。一般为非作歹的纨挎子弟,像《野猪林》的高世德,《打花鼓》的丑公子,面部化装涂白腰子脸,两颊抹红,眉眼的距离要较近一些,额角画两块太阳膏。老丑脸——像《女起解》的崇公道,《当锏卖马》的王老好,《取帅印》的程咬金,《空城计》的老军等,都勾老丑脸(挂白四喜髯)。脸上必须画皱纹,眉眼的描画要显露出年老诙谐的神气。武丑脸——滑稽诙谐、有武功的江湖人物(正反面人物都有),像《艳阳楼》的秦仁,《曾头市》的阮小二,《时迁偷鸡》的时迁,《九龙杯》的杨香武和《连环套》的朱光祖等都勾武丑脸。武丑脸的白粉多集中在鼻部,眉眼的描画要表现出机警狡黠的神色。(像《生辰纲》的白日鼠白胜,鼻梁上画一个白老鼠形,一方面是表现他的绰号,一方面也表现他机警狡黠的性格。这种勾法,是带有象征意味的。小花脸——像《巴骆和》的胡理,《盗戟》的胡车,《水帘洞》的虾精,《钟馗嫁妹》的小鬼,面部化装类似净角的脸谱,但不普遍。丑角的髯口——丑角所挂的髯口,和面部化装、表演动作更是分不开的。它和生净角色所挂的髯口有所不同,在式样上富有漫画意味。一般常见的有“丑三髯”“吊搭髯”“四喜髯”“五撮髯”“八字髯”“二挑髯”“一戳髯”等几种。“丑三髯”(简称丑三)式样是三绺细长的黑须(表示胡须太少,不过寥寥几根而已)。挂这种髯口的角色,大多数是一些文人墨客或是小官僚。像《打面缸》的王书吏、《小上坟》的刘禄景,都挂丑三髯。“吊搭髯”又名“八字吊搭”,这种髯口的式样,是唇上的两撇胡须成八字形,下面的一撮胡须,不是贴在下颏上面,而是吊搭起来,可以摇动。像《一捧雪》的汤勤,《群英会》的蒋干,《打严嵩》的严侠,《连升店》的店主东,都挂八字吊搭。这种假须,如果按照生活真实去解释,则更是讲不通的;但在艺术造型上,这种带有漫画意味的假须,对于刻画人物的精神面貌,却有着很大的帮助。“四喜髯”是四撮胡须,有黑白两种,像《僧道骗》的张年有、《过巴州》的徐大汉,都挂四喜髯。老年人像《虹霓关》的中军、《牧羊圈》的差役,《白良关》的程咬金,都应挂白四喜髯。“五撮髯”式样是吊搭髯加上两腮的两撮胡须,成为五撮。表示胡须虽多,但是很短(五撮髯已和四喜髯的名称相混,现在统称为四喜髯)。有黑白两种,像《渔家乐》的万家春,挂黑五撮髯。扮演老年人像《女起解》的崇公道,《问樵闹府》的樵夫,《卖马》的王老好,都挂白五撮髯。“八字髯”是唇上的两撇胡须。像《四进士》的师爷,挂“黑八字”;《请医》的刘高手,挂“白八字”。“二挑髯”是唇上的两撇胡须向上翘起,多用于武丑。像《连环套》的朱光祖(黑),《九龙杯》的杨香武(参)等均戴二挑髯。此外像“一戮髯”“一撮髯”“小一字髯”“王八髯”等,现在已不常见。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