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传统,时装新戏和连台本戏

时装新戏,以表现现代生活,舞台上以穿戴时装而获名。特别是辛亥革命前后,时装新戏的创作十分繁荣,许多剧种都有它的演出。这里面还分为外国题材的“洋装新戏”;取材于时事新闻的“时事新戏”;以及采用清代服装的“清装戏”。

全国闻名的“戏码头”武汉正在举行第六届武汉中华优秀戏曲文化艺术节,上海京剧院也带上了一台吸睛的剧目《七侠五义》去“跑码头”。说这个剧目吸引人,是因为它时隔几十年才再次上演,具有鲜明的海派京剧特色,甚至超越了戏曲固有观众群,令很多评书迷追捧,百度贴吧的白玉堂吧便是追剧粉丝的一个聚集地。

许多时装新戏旨在反映国民所关注的各种社会问题。如京剧《黑藉冤魂》,是写一位大少爷由翩翩美男子沦为可憎的大烟鬼。他以拉车度日,后来发现坐车的妓女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悔之已晚。此剧由海派京剧名演员夏月珊主演,十分走红,久演不衰。法国领事看后,曾有邀剧团去法国演出的动议。

这部戏具体面貌如何?何以时隔多年重新复排?带来哪些思考?且结合演出并听京鄂沪三地专家们怎么评说。

连台本戏,是在保守势力薄弱的上海蓬勃兴起,继而向全国拓展。它以故事情节曲折,悬念丛生为内容,以运用机关布景,吸收现代声、光、电等新科技成果为号召,以兼容众多行当、各层次演员和众多绝招为凝聚,在舞台上争奇斗艳,光怪陆离,房间满足观众求奇、求新、求险的感官需要,进而达到当代戏曲商品属性与娱乐追求的一致。《狸猫换太子》可以说是连台本戏在全国范围经常上演、影响最广的剧目。90年代,上海京剧院去除糟粕,加工创造,以新的面貌再现于舞台,立即吸引了许多青年人,而他们当中不少人是第一次看中国戏曲。

先溯源这部戏的创演历程:1957年,上海京剧院创排的海派连台本戏《七侠五义》风靡上海,连演半年,几乎场场爆满。1980年,该剧编缩为两本重新上演,同样备受欢迎。如今,上海京剧院再次对其进行精炼改编,使演出更紧凑明快,人物行为脉络更清晰鲜明。4月13日,《七侠五义》在武汉剧院的售票早早售光,长达三个小时的头本演出中,白玉堂、展昭、卢方、蒋平、包拯轮番登场,生旦净丑行当齐全,唱做武打齐全,且武戏比重很大。很多当地老观众感叹,京剧的场子里很久没有这么“热”了。

按照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的话说,这台戏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剧场性”,满足了观赏需求,因而受到观众喜爱。他介绍了本次复排的原因主要是恢复海派京剧连台本戏的传统,彰显海派京剧整体性、精致化、戏剧文学强的鲜明特色及优长,推进剧目建设,更好地服务人民。

座谈会上,专家各抒己见,但总体认为:这部戏与时下常见的新编戏风格迥异,为时下的戏曲创作提供了新思路,带来了很多启发。

一是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戏曲理论家龚和德对此评价是:上海京剧院恢复了一台海派武戏连台本戏,而且通过剧目锻炼出了一台好演员,如何澍、傅希如、鲁肃、吴响军等。海派风格鲜明,演唱和表演都有特色。例如剧中的“五音连弹”,由卢方、展昭、白玉堂、柳青、蒋平、徐庆、丁月娥轮流演唱,表现白玉堂誓要与展昭一决高下,众人纷纷劝解的情形。中国戏曲学会常务副会长赓续华认为,上海京剧院一直走在京剧创作前沿。他们既有新创作品,也不忘回头“找一找”。此剧在内容上提倡侠义的传统精神,在舞台呈现上,做到了传统戏骨+现代风貌,青年好角满台生辉,体现了人保戏与戏保人的相辅相成。

二是戏曲创作方式方法的多元化。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认为,《七侠五义》带有底层叙事特点,所以深受普通老百姓欢迎。在挖掘传统文化时,民间文化的活力应该更加释放出来。它会启发我们重新找到戏曲本身的市场空间以及与广大观众之间的心理契合。他希望这样的作品越来越多,不光是作为学术性的演出,还能对文化产业发展起到引领性的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