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民营戏剧的新模式,纪念中国小剧场话剧诞生30年

北京民营戏剧的新模式、新力量、新成果

时间:2013年03月20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梧 桐

图片 1

话剧《建家小业》剧照

图片 2

话剧《梦行者》剧照

  刚刚落下帷幕的“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贺岁剧展演,呈现出几台高品质的作品,如《建家小业》和《彼岸》等,同时也在北京小剧场的舞台上掀起一股“主旋律”风潮。

  这是一次“政府牵头,民营挂帅”的主题戏剧活动,笔者受邀担任本次展演的评委,全程参与其中,历时半年,对其间的“新模式、新力量、新成果”颇有感触,尤其整个活动在策划、组织等操作层面推出了一系列非同以往的创新举措,具有导向性的示范意义。

  新模式:政府支持的力度前所未有

  这些年来,很多业内人士都在呼吁政府从政策和资金方面加大对民营小剧场戏剧的扶持力度。本次展演台前幕后的全过程,让人实实在在地感知到北京市文化局的魄力和能力,尤其在创作方面的投入之巨、力度之强,在全国范围内,绝无仅有,所收获的成果,在同类活动中更不多见。

  不妨回顾一下整个活动的历程:经过近4个月的征稿,到2012年9月初,36个剧本呈现在评委面前;一个月之后,评委投票选出其中10个剧本,交由各申报单位定向投排,北京市文化局为每台剧目分期拨款40万元;正式展演从2013年1月16日开始,至3月1日结束。文化局主管领导从征稿阶段就介入实质工作,请专家评委在剧本修改和二度创作方面具体指导和把关,加之各剧组主创的努力,使本次展演的收获超出预期。出人出戏的同时,更锻造出一批有创造力和品牌号召力的小剧场团队。

  新力量:原创作品的集中展示

  近来的展演活动非常多,但如“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贺岁剧展演这样,10台参演剧目全属原创,应是独此一家。

  原创很难,尤其如“北京故事”这样的命题创作,一般不敢有过多过高的期望。十分意外的是,本次展演的10台剧目,在我看来至少有两台成色十足,那就是《建家小业》和《彼岸》,这两台戏完全可以成为拿得出手的北京品牌。

  北京厚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建家小业》是本次展演的压轴作品,品质相当出色,受到评委和观众的一致好评。该剧文本流畅,故事和人物都很接地气;二度创作扎实,其浓郁的世俗风格殊为难得;几堵三面灰墙的舞美很有质感;演员表演尤其精彩,六个角色个性鲜明。

  优品辉煌(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话剧《彼岸》(编剧:谢昱缇,导演:邵泽辉)是一台颇具现实寓言情境的剧目,有诚意、有味道、有质量、有前景,全剧散发着一种极为少见又极为诱人的淡淡的气息,淡淡的忧伤,淡淡的感怀,淡淡的不屈,淡淡的励志,本人非常偏爱。

  任何一部优秀作品的诞生,都会经历数次自省和蜕变。记得当初在选定10个剧本之后,评委们与各剧组有个一对一评析的过程。对一度创作的剖析,很直接,很激烈,甚至很不给情面;对二度创作的要求和期望,很高,也很具体;当然,对最后的舞台呈现,有些期许,也有些惴惴不安。这样的全程跟踪评审,对笔者来说也是一次全新的工作体验,有责任,也有压力。

  欣喜的是,大家在二度创作中都很敬业,也很有自己的艺术思想和主张,无论是盟邦、繁星、木马、至乐汇这样的团队,还是黄盈、邵泽辉、黄凯、俞白眉、林蔚然、任素汐这样的主创,所展示出的北京民营戏剧的原创力量,着实让人对小剧场戏剧的未来充满期待。

  新成果:小剧场戏剧走向良性

  客观地说,本次展演的10台剧目均有不同程度的缺憾和瑕疵,但对症下药,都还有进一步的提升空间,包括前面提到的《建家小业》和《彼岸》。

  《暴雨骄阳》的剧本有基础,但二度创作需强化理论和技术力量;《梦行者》的影像运用很贴切,整台戏的张力和感染力稍显欠缺;《合租时代》节奏明快,壮声组合极为给力,几个故事缺乏有机整合,小品倾向严重;《大前门》有一定的实验价值和讨论空间,以“大鼓”串联,三个演员被“定”在椅子上,基本只用声音表演等等,实际呈现过于支离;《外星人老猫》思维开阔,一些新娱乐元素很有观赏效果,是一台大剧场化的小剧场戏;《风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文本出色,二度创作走偏,过于自我,以至自恋,尤其在导演和表演方面,专业性严重缺失;《马路上的天使》从亲情、友情、爱情三个角度交织出三个互不相干的故事,但在风格、气质和主题的统一方面还需仔细考量;《戏王之王》把北漂的艰涩现实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展现出来,很有共鸣,二度创作有些局促,表演风格不够统一。

  展演过后,北京市文化局还将进一步跟踪和督促这些剧目的加工完善,把这次展演的成果延续下去,使北京的小剧场戏剧走向实质意义上的良性状态。

  这一点,对当下的戏剧创作而言,更有示范价值,更有导向意义。

图片 3

玛莎诺曼编剧、刘立滨导演《晚安吧,妈妈》剧照

30年过去了,作为中国小剧场话剧的肇始之地,北京的小剧场依然活力充沛。

30年来,北京小剧场的数目和剧目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近几年的发展更为迅猛。

1982年《绝对信号》首演时,北京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剧场;即便在2005年前后,北京也只有两三家小剧场,全年演出几百场。近几年来,在国有和民营剧团的共同努力下,北京小剧场话剧市场上演了一部迅速扩张上升的大片。据统计,仅今年1月至9月,北京24家小剧场共上演剧目354台、3327场,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121%、163%,也就是说,北京的小剧场平均每天都有超过一部新戏上演。市文化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小剧场话剧与人民群众最贴近,观众最多,普及度最广。

数量增长的同时,北京小剧场话剧的质量也在稳步上升。导演林兆华感慨地说:现在有很多作品,都比我当初的《绝对信号》要好。除了孟京辉、田沁鑫等知名导演外,小剧场还培养了一批年轻导演,如邵泽辉、黄盈、赵淼、王翀等。他们带来了《在变老之前远去》、《卤煮》、《达人未爱狂想曲》等一批兼具艺术性与思想性的作品。

个性鲜明的小剧场话剧已经渐渐成为北京的一张名片,逢年过节小剧场里总会有一些慕名前来的外地游客;更多时候,北京的小剧场话剧会前往外埠巡演。演出市场的拓展,使得一出戏一年演出上百场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大多数热门剧目都能达到这条线。孟京辉导演的《恋爱的犀牛》13年完成1000场演出,其中近4年即超过700场;年轻导演李伯男的作品《有多少爱可以胡来》问世6年来,每年的演出场次也有100多场。

在北京剧院,戏逍堂作品《大街小巷》首演,该剧是由市文化局向民营小剧场团体邀标创作的四部反映北京精神的作品之一。文化主管部门与民营小剧场团体签约排大戏,正是市文化局引导小剧场向健康方向发展的一个创新型做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