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一个接地气的真勇敢,感动鄂尔多斯观众

弘扬玉兰精神,为实现中国梦聚集更多正能量

  近日,大型河北梆子现代戏《吕玉兰》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会堂汇报演出。大幕拉开,简明的舞美灯光,雕塑般的人物造型,古老的田园牧歌,顿时让人耳目一新。整出戏不蔓不枝,节奏流畅,调度有方,简洁大气,充满诗情画意。剧中人物吕玉兰1955年高小毕业后,响应党的号召,回到家乡邢台市临西县东留善固村参加劳动,后被选为农业合作社副社长。她把让全村人过上好日子当作执著追求,团结带领群众战风沙、斗盐碱、植树造林、兴修水利,努力改变农村落后面貌。

河北梆子《吕玉兰》感动石家庄观众

  全剧结构紧凑、语言生动、情节感人,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随着故事情节一步步展开,观众也仿佛走进了那艰苦的岁月,时而感叹,时而沉思,时而欢笑,时而流泪。大幕已经闭合,掌声仍经久不息。观众康小宾说:“时代虽然变了,但吕玉兰精神并不过时。我们应该大力学习弘扬,为实现中国梦聚集更多正能量。”

图片 1

  主旋律题材的戏剧要想不流于形式和口号,获得观众的认可甚至称赞是件不容易的事。作为上个世纪中叶的时代英模,吕玉兰的名字曾在中国大地上广为传诵。毫无疑问吕玉兰已经是一个被时代符号化了的英雄人物,这个戏也是结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精神进行的主旋律创作,然而是什么让一部主旋律题材戏剧如此深受欢迎,是什么让一个英雄的时代符号栩栩如生地活在观众心中?《吕玉兰》的主创们为我们解开了答案。

  8月31日,大型河北梆子现代戏《吕玉兰》汇报演出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会堂举行。优美的唱腔、鲜活的人物以及朴实无华的舞台表现,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尤其是剧中吕玉兰公而忘私、任劳任怨、艰苦奋斗的公仆情怀和忘我精神,深深震撼了观众的心灵。

  “将英雄‘小人物化’、‘个性化’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目标。”《吕玉兰》导演李宪法说,关于英雄人物的戏他排过不少,以前的英雄人物习惯于写成“高大全”式的,而《吕玉兰》却是别出蹊径。今天排吕玉兰,如果把她排成像孔繁森、焦裕禄一样,就是一个大大的失败。吕玉兰之所以能够带领大家致富并成为英雄模范人物,不是因为她的“硬”,而是因为她的“软”。她之所以受到乡亲们的尊敬,不是因为她压服大伙儿,不是她性格多么倔强,而是她用自己的行动感化大伙儿,就像她常说的一句话:“爹娘,我不仅仅是你们的闺女,也是咱东留善固的闺女。”闺女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吕玉兰为村里办事就是忠,为乡亲们操心就是孝。《吕玉兰》中主创们突出了人物的“小”,从一个小人物的视角介入,为村里的光棍儿讨媳妇跑断了腿、为村里人接生、为村里的病人能喝上开水送来一把干柴……从一桩桩一件件小事中写活了一个共产党员。

  灯光变暗,大幕拉开。剧中人物吕玉兰1955年高小毕业后,响应党的号召,回到家乡邢台市临西县东留善固村参加生产劳动,后被选为农业合作社副社长。她将让全村人过上好日子当作执着追求,团结带领群众战风沙、斗盐碱、植树造林、兴修水利,努力改变农村落后面貌。全剧结构紧凑、语言生动、情节感人,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这个戏用的是邢台的地方话,这在河北梆子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编剧史长生说,“因为吕玉兰是东留善固人,她也常言自己就是东留善固沙土岗上的一棵树,如果让她说普通话,她的形象反倒不接地气了。”

  随着故事情节一步步展开,观众也仿佛走进了那艰苦的岁月,被吕玉兰的崇高精神和高尚品格所感动,剧场内不时响起热烈的掌声。观众康小宾说:“时代虽然变了,但吕玉兰精神并不过时。我们应该大力学习弘扬,为实现中国梦聚集更多正能量。”

  冀南的语言,乡情乡音,这一生活化的情境和语言符合当时当地乡村生活的真实状况,更易于被百姓接受,可以一下子拉近演员与观众的距离,对于塑造真实鲜活的主人公也更有裨益。另外,史长生还表示,“我们还在每场之间穿插极富风土民情的幕间童谣,鲜活生动地展示故事的起承转合。为了更加丰富细腻,我们还加入了梦境的诠释,吕玉兰梦中对于造林治沙的憧憬和实现,体现了共产党员高度的责任感,为民服务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根植于领导干部心中的行为准则。”梦境的使用,给现代戏主旋律的展示造成了令人惊异的效果,可谓所有的情境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同时,也增加了戏剧本身的趣味性和活泼度,是本剧在现代戏中所做的一次有益尝试。

  吕玉兰,临西县下堡寺镇东留善固村人。十五岁高小毕业后,她回乡务农,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合作社社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她带领乡亲们植树治沙、艰苦创业的光辉事迹传遍全国,成为一代人学习的楷模。

  每一部戏,无论是历史剧还是现实题材,都应该具有新时代的崭新元素,表达新的时代内涵。河北邢台文广新局局长刘焕典说,“吕玉兰的形象就是一个平民支书的形象,吕玉兰的为民情怀、大公无私和艰苦创业的精神和事迹,都是我们新时代的共产党员应该提倡的优良作风。”梆子戏《吕玉兰》用催人泪下的公仆情怀和感天动地的忘我精神,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忘我精神和形象风范,也是对当今党员干部的鞭策和激励。尤其在第五场,当吕玉兰发自内心地说到,“当干部不为老百姓办事,这还是共产党员吗?”剧场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王慧娟)

  吕玉兰同志曾经担任临西县委书记、河北省委书记、正定县委副书记、河北省农业厅副厅长,是中共第九、第十、第十一届中央委员。

  该剧由河北省知名编剧史长生编创,著名导演李宪法执导,以邢台市河北梆子剧团为班底,特邀石家庄市河北梆子剧团演员、“梅花奖”获得者刘莉莎饰演吕玉兰。

  艾文礼、马兰翠、宋太平等河北省有关方面领导出席观看了当晚的演出。图片 2【主创谈】

这是一部生动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活教材

刘焕典(河北邢台文广新局局长)

  吕玉兰的形象就是一个平民支书的形象,吕玉兰的为民情怀、大公无私和艰苦创业的精神和事迹,都是我们新时代的共产党员应该提倡的优良作风。该戏在邢台基层巡演时座无虚席,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争取经过进一步打磨之后在全省巡演并最终走进北京,让更多的人受到教育。

将英雄“小人物化”、“人性化”

李宪法(《吕玉兰》导演)

  关于英雄人物的戏我排过不少,以前的英雄人物习惯于写成“高大全”式的,而大型河北梆子现代戏《吕玉兰》却是别出蹊径。今天排吕玉兰,如果把它排成像孔繁森、焦裕禄一样,就是一个大大的失败。吕玉兰之所以能够带领大家致富并成为英雄模范人物,不是因为她的硬,而是因为她的软。

  这个戏我用了一种雕塑式的开场和结尾,目的是为了说明吕玉兰这个人物形象是历史堆积的形象,我们把雕塑化开以后,真正找到有血有肉的吕玉兰,她不硬、不火,她很柔软,像水一样。她之所以受到乡亲们的尊敬,不是因为她压服大伙儿,不是她性格多么倔强,而是她用自己的行动感化大伙儿,就像她常说的一句话:“爹娘,我不仅仅是你们的闺女,也是咱东留善固的闺女。”闺女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吕玉兰为村里办事就是忠,为乡亲们操心就是孝。这次排《吕玉兰》,我们就是突出了人物的“小”,从一个小人物的视角介入,为村里的光棍儿讨媳妇跑断了腿、为村里人接生、为村里的病人喝上开水送来的一把干柴……从一桩桩一件件小事中写活了一个小人物中的共产党员。

  寻找历史堆积的尊严,深挖吕玉兰身上人性的光辉,而这些东西是永远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而且这个戏用的是邢台的地方话,这在河北梆子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因为吕玉兰是东留善固人,吕玉兰常说:“我就是东留善固沙土岗上的一棵树。”如果让她说普通话,她的形象反倒不接地气了。

图片 3

让主旋律题材戏剧创作“接地气”

史长生(《吕玉兰》编剧)

  主旋律题材的戏剧要想不流于形式和口号,获得观众的认可甚至称赞是件不容易的事。作为上个世纪中叶的时代英模,吕玉兰的名字曾在中国大地上广为传诵。毫无疑问吕玉兰已经是一个被时代符号化了的英雄人物,这个戏也是结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方针之下拿出的主旋律创作,在创作之初我们就深切地感觉到它的挑战性,如何能够脱离概念化语言,将英雄人物塑造的更真实立体,使剧情更有趣接地气,是我们贯穿始终的追求。我们截取了主人公1955年高小毕业回村劳动期间的一段生动画面,讲述了她在家乡带领群众战风沙、治盐碱、植树造林、兴修水利、努力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感人故事,真实的再现了共产党人躬身于父老乡亲,时刻牵挂兄弟姐妹们温饱冷暖,让全村人过上好日子的奉献精神和执着追求。

  艺术加工和艺术提炼来源于现实生活,用方言塑造高大全的人物在创作中本来是特别回避的,河北梆子本来也向来使用京白。但是我们创作团队经过认真考虑后决定还是让吕玉兰说当地方言。冀南的语言,乡情乡音,这一生活化的情境和语言符合当时当地乡村生活的真实状况,更易于被百姓接受,可以一下子拉近演员与观众的距离,对于塑造真实鲜活的主人公也更有裨益。另外,我们还在每场之间穿插极富风土民情的幕间童谣,鲜活生动地展示故事的起承转合。为了更加丰富细腻,我们还加入了梦境的诠释,吕玉兰梦中对于造林治沙的憧憬和实现,体现了共产党员高度的责任感,为民服务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根植于领导干部心中的行为准则。梦境的使用,给现代戏主旋律的展示造成了惊异的效果,可谓,所有的情境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同时,也增加了戏剧本身的趣味性和活泼度,是我们在现代戏中所做的一次有意尝试。除此之外,每一部戏,无论是历史剧还是现实题材,都应该具有新时代的崭新元素,表达新的时代内涵。梆子戏《吕玉兰》用催人泪下的公仆情怀和感天动地的忘我精神,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忘我精神和形象风范,也是对当今党员干部的鞭策和激励。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