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戏的距离,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台湾站将于10月启幕

图片 1

新华社台北9月20日电由台湾广艺基金会和高雄市文化局联合主办的2016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台湾站活动将于10月14日在台北开幕。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将有4部大陆剧目在台北、高雄两地进行展演。

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剧照 李晏 摄

主办方在20日于台北举行的记者会上介绍说,在大陆累积了一定口碑的喜剧《你好,疯子》将担纲台湾站的开幕之作,该剧从幽默的角度思辩“谁才是疯子?”这一命题。

图片 2

《你好,疯子》制作方哲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监傅若岩在记者会上说:“两岸小剧场艺术节给两岸的艺术工作者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他们相互认识,共同寻找未来的合作空间。”

舞台剧《求偶》剧照

据了解,其余3部大陆剧目是陈思安导演的诗歌剧《随黄公望游富春山》、庄一编导的悬疑剧《山居》和赵淼受失踪老人启发编导的形体剧《吾爱至斯》。

图片 3

广艺基金会副执行长徐昭宇说,能够入选艺术节的戏应是原创作品,同时也是被市场检验过的比较成熟的戏剧。

舞台剧《又见老爸》剧照 张睿 摄  

据徐昭宇介绍,艺术节北京站的展演已于9月初开幕,展演作品包括两岸暨港澳导演共创、由创作社剧团发起制作的《四情旅店》,狂想剧团的《解》,盗火剧团的《美丽小巴黎》和莎妹剧团的《Zodiac》。

  编者按:当我们的戏剧制作机构总是有意无意把目光投向台湾时,台湾戏剧界也看到了大陆这个更大的市场空间。这其中有对彼此的好奇,想要进一步加强认识了解的热情,以及更多的合作的可能性。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台湾创作者的作品在大陆上演,特别是今年1月,由吴念真编导的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首次来到大陆演出。在这些轮番登场的戏剧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不同身份和职务的两岸戏剧工作者,如何促成了这样的交流合作?

徐昭宇说,为促进两岸戏剧领域的沟通和交流,今年的艺术节除了安排来台演出的导演和制作人赴学校讲座之外,还在北京举办了两岸剧场制作人工作坊和两岸原创剧本演读活动。

当“85后”制作人遇到吴念真——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的大陆引进之路

据了解,两岸小剧场艺术节起源于2012年,每年邀请两岸不同风格的小剧场作品分别至北京、台北及高雄三个城市演出。近5年来,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从北京带了21部戏到台湾演出,同时也有17部台湾剧目在北京上演。

  由于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整个剧组的排练都在台湾进行,在1月22日该剧在国家大剧院开启大陆首演的前几天,汪鹏飞又飞了一趟台湾,看了最后的联排。“其实这次我也可以不用去的,但还是有点不放心,也很想早点看一下,改成普通话版后整部剧会是什么样的状态。”他对记者说。这个“85后”男孩,是北京世纪华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作为一个民营戏剧机构的年轻制作人,他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促成了吴念真编剧执导的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在大陆的上演,这也是吴念真的戏首次来大陆。

广艺基金会执行长杨忠衡说,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使大家聚在一起交友、交心,要坚持做下去。

  “这个戏很适合有很多外来人口的大城市”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最初是汪鹏飞的朋友也是现在《台北上午零时》的总策划张旭,拿了吴念真前两年和大陆观众见面的《这些人
那些事》这本书找到他,商量有没有可能从中找故事改编成舞台剧。把台湾作家的文学作品改编成舞台剧,世纪华鹏是有经验的,比如把蔡康永的小说《给未知恋人的爱情短信》搬上了舞台,2014年上半年在全国巡演了将近30个城市。也是在该剧演出时,汪鹏飞看了《这些人
那些事》,但由于将书中的短故事扩充成舞台剧的体量操作起来时间会很长,台湾绿光剧团原本就有从2001年起持续上演的由吴念真编导的《人间条件》系列戏剧,汪鹏飞的一个台湾朋友建议,第一次合作,不如就拿原有的戏来大陆。

  最终吴念真选择了《人间条件》系列的第3部《台北上午零时》和大陆观众见面。这部由他编剧导演的舞台剧,2007年在台湾首演,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3个从乡下到台北打拼的年轻人的故事。吴念真称这是自己“用情最深”的一部戏,“因为这个故事里有自己青春时期最深沉的记忆”,这也是他拿它跟大陆观众分享的重要原因,他也相信剧中讲述的青春和梦想是共通的,不分时代和地域。

  原版的《台北上午零时》是闽南语,所以汪鹏飞第一次看这部戏的录像时,是边看边拿着剧本对台词。“即便是这样,我已经特别感动了。”他对记者说,“当时看完那个录像,我想到的是自己当年为什么要做这个行业,它真的让我感受到舞台剧最本真的故事具有的魅力。吴念真在创作上,包括舞台剧、电影、电视节目和书籍,都会关注最纯真的感情、最质朴的人,甚至不太被人关注到的行业。现在很多舞台剧都在探索不同的表达方式,但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真正在讲故事的戏。”

  剧组来北京前汪鹏飞到台湾看联排时,“又看哭了”。也是这次看完后,他不担心大陆观众对这个讲述台湾本土故事的戏的接受度了。“在故事和情感上一定是有共鸣的。这个戏很适合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很多外来人口,大家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另一面。”

  “你小子怎么就把对了吴导的脉?”

  去年三四月份,汪鹏飞到台湾第一次见吴念真。他原以为大概会谈一两个小时,但两人最后聊了5个小时,吴念真同意了这次合作。后来,绿光剧团的执行长李永丰请汪鹏飞吃饭时,一直说:“你小子怎么就把对了吴导的脉?他一般不会跟别人聊这么长时间。说明他还挺喜欢你的。”

  那5个小时里都聊了什么?“要尽量在有限的时间里让对方多了解你和你的公司,包括之前做的作品,你的制作能力和运营能力,也聊了两岸戏剧的情况,以及对这个戏的理解和感情。”汪鹏飞说,“对一部戏有没有感情,是决定你能否把它做好的第一步。其实很多艺术家很在乎这个,吴导心里可能很认同我对这部戏的解读方式。他这个年纪,可能不需要你给一个提案,通过聊天的方式,就能对一个人有更多的把握。”

  世纪华鹏此次是作为《台北上午零时》的版权引进方和制作方,即用版权引进的方式达成了和台湾绿光剧团的这次合作。这样的方式适合不同地域间的戏剧合作,这几年多见之于国内引进的国外音乐剧。

  “如果是邀请台湾原版来大陆演,要负担所有人员的车马费、当地的住宿费、舞美的运输费,还有演出费等等,成本会特别高,来这里演四五场,是没有办法回本的。”汪鹏飞为记者分析。为了方便大陆观众观看,《台北上午零时》原版的闽南语改成了普通话。10个主要演员中,保留了原版的7个,另外3个改为大陆演员,他们在排练期间奔赴台湾。舞美和服装都是按照原版的设计,在大陆重新做了一套,节省了运输成本,也有利于日后该剧在全国的巡演。

  在汪鹏飞看来,这次的演员阵容很难得。黄韵玲、林美秀、刘亮佐这些原班人马都来了,特别是两个原版的演员李永丰和柯一正。“他们俩年纪很大了,我们也不想折腾他们,但吴导说,‘既然我亲自做这件事,你们必须陪我一起’,就把他们逼过来了。”汪鹏飞笑称。但是为了以后该剧在大陆巡演的方便,一些演员会逐渐换为大陆演员。“有三四个角色即便换人还是会保证用台湾演员。毕竟这个戏叫《台北上午零时》,有地域特征在。”

  300万元的成本,要靠全国巡演回收

  虽然相比纯粹的邀请演出,版权引进的合作方式在未来投资回报率会更高,但吴念真还是担心汪鹏飞会赔,因为前期投入成本很高,也觉得他胆子很大。在《台北上午零时》此次在大陆上演之前,吴念真也很拼,在去年11月和今年1月两次来大陆,分别在北京和上海这两个该剧将要登陆的城市做讲座、接受媒体采访。这个台湾最会讲故事的人,虽然已60多岁,每场讲座都是几乎不间断地说两个多小时。在上海时,他一共做了四场讲座,有一天媒体采访安排太满,他一连说了12个小时,感觉累坏了。

  大陆观众用他们的行动,表达了对这部戏的期待。1月22日至25日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演出的4场,和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的4场,在开演前票基本都卖光了。虽然如此,汪鹏飞告诉记者,300万元的前期制作和演出成本,靠这8场是不能回收的,“不能只看票房,只算票房有可能回本,但因为要刨去跟版权方和剧场的分成,刨来刨去就不剩多少了”。

  此次在北京和上海的8场演出结束后,《台北上午零时》目前已确定于8月在上海加演。很多外地的演出方也表示了对这部戏的兴趣,汪鹏飞期待它能在全国巡演个5年。世纪华鹏和台湾绿光剧团也将开展长期的剧目合作,取名《这些人
那些事》系列,用吴念真的话说,这是个很偷懒的名字,因为所有的故事都适合往里面放。合作模式也会更新,汪鹏飞介绍,比如《人间条件》系列第7部这样的新戏,世纪华鹏从前期就开始参与,以实现闽南语版和大陆版能够同时制作。

徐昭宇的“私心”:让台湾年轻人进入大陆的戏剧市场

  徐昭宇在北京的办公室,有一面墙壁贴满了不同话剧的海报和明信片,层层叠叠,沿墙放置的一排写字桌上,多是有关戏剧的书。他是台湾广艺基金会的副执行长,2010年台湾广达集团成立台湾广艺基金会后,因为他在上海读过几年博士,有在大陆生活的经历,就从台北来到了北京,作为广艺基金会北京办公室的首席代表,常年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