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将何去何从,2015十大看点画廊

图片 1Mckenzie
Wark为DIS所创作的项目《普通的知识分子》(General Intellects)剧照

本次年度盘点“回音”系列最后一期,小编为大家搜集了十大画廊及其它们在过去一年的活动情况和重大展览……香格纳画廊(北京)

  在“问诊文化“系列文章的第一部中,我讨论了博物馆面临的日新月异的环境;第二部致力于探讨对艺术家而言在改变的规则;第三部则考察了艺术媒体的新动态。在第四部中,我试图做一些总结。

图片 2

  福楼拜的《庸见词典》(Dictionary of Received
Ideas)是对十九世纪鸡尾酒会陈词滥调的一种嘲仿。其中有一个“摄影“的条目。

2015年,香格纳仍是艺博会上活跃参与的画廊之一,参加了包括上海艺术博览会、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巴塞尔艺术展等。作为国内相对成熟的专业性很强的画廊之一,香格纳画廊在这一年共办了二十多个展览,画廊表示在这一年中,更多的是进行实验性的项目,进行新的尝试,发现新的艺术家,而其旗下艺术家中,仍有很多是中国当代艺术界的中坚力量,2015年,曾梵志、张恩利、邬一名等均在画廊举行了个展和群展。曾梵志——“卢浮宫计划”曾梵志个展“卢浮宫计划”于3月9日在北京香格纳画廊开幕,香格纳北京筹办此次“曾梵志·卢浮宫计划”首次把四幅组画同步展出,机会弥足珍贵。观众能深刻感受艺术家在每一创作阶段不同的情感律动,一路走来的变化与突破,甚至更完整体会他在“古典与当代对话”以外,关于“历史”、“时间”,甚至“自由”、“终极的自由”等其他主题的思考成果。

  里面写道:“将取代绘画。“

图片 3

  自从世上存在科技进步以来,“科技正在改变一切!“一直都是老生常谈。另一方面,这种陈词滥调和嘲讽的模仿,都只是社会把可怕的变化缩小为可控心理规模的不同方式而已。

曾梵志的“卢浮宫计划”集齐四个版本于国内首次亮相。这套以美术史上经典作品《自由引导人民》为母本创作的《从1830年至今》共有四张,分别属名为NO.1至No.4。2014年10月在卢浮宫展出的为NO.4,此次四张全套展出为第一次,同时这也是曾梵志五年来在国内的首个个展。佩斯画廊

  摄影并没有取代绘画。但它确实极大地转变了人们对它的价值判断。几乎所有我们对现代艺术的知识或想法都来自于这个事实。

图片 4

  曾经有很多循规蹈矩的欧洲绘画,它们的主要意义是作为所见事物存在的证据。那些画渐渐不再那么重要——它们原来的位置被填上了戏剧性的、冒险精神的新艺术,因为艺术家们从他们习惯性创作自己经历的常规中解脱了出来。

作为国际顶级的佩斯画廊在亚洲的唯一分支机构,佩斯北京以“以亚洲当代艺术发展为基础,为世界当代艺术构划出新的方向”为使命与发展方向。2015年,画廊相继举办了萧昱、隋建国等艺术家个展,也参与主办了第三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2015巴塞尔艺术博览会、2015
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等大型活动,其中,于4月18日开幕的大卫·霍克尼首次中国个展——“春至”一度掀起京城狂潮,并且,在7月9日开展的隋建国个展,也一度获得圈内好评。隋建国个展——“触手可及”本次展览展出的是艺术家最近两年的创作,包括极少向公众展示的八张素描和四件雕塑作品。黑色奠定了整个展览的基调,艺术家以立体和平面两种交互讲述的方式,神秘而诡异地向观者传递了艺术家创作过程中所产生的某种变化。隋建国是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被誉为“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
最早也最远的中国当代雕塑艺术家”。此次展览将汇集隋建国各个阶段的代表作品,同时也是隋建国加入佩斯北京之后的首个个展。

  新的途径

图片 5

  谁能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然而,艺术(以及艺术写作)的许多常规功能的确似乎正处在被过去十年的科技进展格式化的进程中,如果不是被直接取代的话。

图片 6

图片 7  左: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玛丽-艾米丽·柏多恩肖像画》(Portrait de Marie-Emelie
Baudoin, 1760);右:Audrey
Pirault(@audrey.pirault)在2016年巴黎博物馆邀请Instagram网红再创造名画的活动中模仿布歇画创作的作品

常青画廊

  人们总是在谈论时尚与艺术之间的激情碰撞。其实,时尚界正在进行着社交媒体“网红“与时尚评论家之间为争夺重要性的一场冷战。

图片 8

  如果说文化写作的主要重点正是Renata
Adler曾轻蔑地称之为“服务消费者“的功能的话——“这个还可以,这个不可以,这个很丑恶,这个像那个,这个确实很好,这个是无可言说得差劲,”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为“我应该买吗?我应该去看吗?“——那么,让具备吸引力的人现身并向众多粉丝们炫耀,从机构的角度上看,可能真的比批判性评价更可取。正如时尚达人所写的那样,网红们“卖得动产品”。

2015年,常青画廊和众多顶级画廊一样,参与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博览会、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等高级艺术展,也凭借画廊在意大利、法国的艺术家资源,常青画廊北京分部能够享有第一时间引入外国优质
艺术家资源的条件,这也是画廊立足北京最大的优势。国际资源,中国呈现,常青画廊保持了一个国际大画廊的水准。而对于2015年,突然在北京“遍地开花”了的艾未未个展,常青画廊协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替这一场“艾未未热潮”打响了头炮。艾未未同名个展2015年6月6日艾未未近日在北京常青画廊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了首次中国大型个展。早年间这位艺术家在国内的口碑褒贬不一,而在纽约辗转生活了十余年后,在国际艺术圈发展为先锋艺术家,曾经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过名为“一亿颗瓷瓜子”的展览获得过金酸莓奖。

  我刚刚收到了纽约公共图书馆一场展览的“特邀媒体/网红预展“邀请函,这是我第一次在艺术的语境中看到这两个词以这种方式被放在一起。展览的主题是“六十年代的反文化“,社交网络标签是#WantARevolution(想要一场变革)。

图片 9

图片 102017秋《高古轩季刊》封面

图片 11

  不过,我还可以列举出许多试图在如此乱象中开辟新道路的艺术出版物的例子。大概在过去的一年里,以下的举措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当这个在西方人眼中最出色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回到家门口举办自己的首次真正意义上的个展之时,指望他“不折腾”是不可能的。这次艾未未将婺源晓起的一座古建筑“汪家祠”整个地搬到了展览现场,在保持历史原貌的基础上挥洒创意,将其拆分为
1500
多个部件,并极为细致地再重新搭建于一墙之隔的这两间不同的画廊里,这无疑是艾未未的又一大胆构思。建筑穿过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和常青画廊的墙壁,在两个画廊的主展厅中被重新搭建了起来。中国古建筑无地基的木质建筑结构,让这样的行为成为了可能。艾未未他秉持著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结合了使用现代手
法表现古典元素的超凡能力,并将他对社会和政治的见解贯穿其中。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沃克艺术中心的网络出版物以《沃克读者》一名重新推出,一部类似《纽约时报》的“辩论室“栏目,以对话为主的、颇有野心的艺术杂志(我在上面写过关于总统就职问题的“后真相”)。
  • 艺术代理机构,Partners,一家与苏富比(微博)绑定的高端艺术咨询服务公司,推出了《换句话说》(In
    Other Words)——由Charlotte
    Burns编辑的严肃艺术评论和市场分析刊物,加上一个好看的播客频道。
  • 公关公司Cultural Council推出了由Hunter
    Braithwaite编辑的独立网络杂志《宣誓书》(Affadavit),重量级作者包括Alison
    Gingeras、Gary Indiana、Claudia La Rocco、Carter Ratcliff和Christian
    Viveros-Fauné等。
  • 高古轩画廊推出了《高古轩季刊》,由这个超级画廊支持,Derek
    Blasberg主理,夹杂着奢侈品广告的高档实体/网络杂志——立即成为发行量最大的艺术杂志之一,号称发行量约为5万份。
  • 《4Columns》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网络杂志首次亮相,专门致力于刊登严格的千字评论文章,由Margaret
    Sundell编辑。
  • 对网络颇有研究的艺术家团体DIS推出了一个酷炫的在线视频平台,“在线播放由一流艺术家和思想家们原创的剧集和文档“,模糊了杂志、艺术和教育之间的界限。
  • 2017年底,一群前艺术品经销商们创立了《The
    Rib》,试图联合报道由于艺术新闻篇幅下降而受到严重打击的各种本地艺术报道。

图片 12

  我肯定错过了一些其它也很好的项目。

2015年,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二十多场展览,再一次奠定和巩固了画廊的学术定位。这个拥有五个国际化标准的展厅,持续为当代艺术的传播贡献着专业的力量。作为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机构,试图结合世界范围内最具思想性、原创性与前瞻性的艺术潮流,打破“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等二元对立的观念,实现跨文化、超视域的多元话语交互,在全球化的语境中探寻“东方美学”的线索。而对于当今整个行业的不景气,馆长夏季风在接受采访时说到,经济的不景气也许并不影响作品的推销,真正好的作品跟经济没有太大关系。正是持有着这样的经营态度,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才会一直专注致力多元化的当代艺术的发展。大型群展——“秩序的边界”作为2015年新年首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于4月4日下午四点推出大型群展“秩序的边界”。本次展览不以考察绘画的抽象性作为主要目的,而是着眼于全球范围内的32位华人艺术家,试图呈现他们非具象的、去现实主义化的创作道路,以及体现在他们身上的那种共性的、与生俱来的东方艺术的美学传统,如何在日常创作中恰到好处地表达出当代性和前瞻性。展览由馆长夏季风策划,老中青三代
艺术家的100多件作品。

  即便如此,这些新起源地里诞生的实验产品的发展扩散,也表明了人们对艺术的潜在假定正在发生变化。这表明了,我们可以轻易读取这些讨论对话,以及艺术界里不同的功能——出版商、艺术家、经销商、博物馆——如何正在拆散重组成一种新的混合体。

图片 13

  错觉的诞生

本次展览参展艺术家从活跃于二十世纪中叶的朱德群和赵无极开始,沿着时间轴以及艺术家年龄的大小逐代往后梳理,一直到最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为止。同时在空间
地域上从横向铺开,囊括了法国的朱德群、赵无极,台湾的林寿宇,美国的刁德谦,德国的苏笑柏,香港的吕振光等。当然,成长于中国本土的艺术家占了绝大多数。参展作品中不乏带有抽象形式的创作手法,但我们无意把这些作品完全纳入抽象传统的范畴去讨论。这么做有可能反而让他们身上呈现出来的特有的东方艺术美
学线索,以及由此打开的无限开阔性,受限于一个相对狭窄的概念之中,陷入令人尴尬的西方现代主义陈旧的窠臼。在现实主义思潮依然兴盛的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考察主流创作之外的现状以及不遗余力拓展艺术边界的群体,或许比讨论业已成为历史的抽象概念更具有现实意义。高古轩(香港)

  所以我们为什么着重讨论这些困难呢?当然,许多人已经沉迷于社交媒体——如果说社交媒体做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它垄断了对话。我认为这个话题需要比目前状态还需要被重视,目前只是个很表面的问题:博物馆的观众发展、艺术家的职业发展和出版物的媒体战略。

图片 14

  对艺术来说,这个情况令人深感不安得多。

全球最大画廊高古轩的中国香港分部,掌控着遍布世界各地的展览空间、顶尖艺术家及藏家的人脉,高古轩中国香港分部发挥优势,将代理国际艺术家的作品不断引入中国香港空间,吸引了不少亚洲实力藏家的关注。2015年,高古轩在参与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的同时,也举办了巴尔蒂斯、鲁道夫·斯丁格尔等名家作品展。巴尔蒂斯个展——“Balthus”2015年5月28日,香港高古轩隆重推出巴尔蒂斯作品展。这是继纽约及巴黎高古轩先后举行的“Balthus:
The Last
Studies”展览(2013年至2014年)及“Balthus”展览(2015年1月至2月)后,高古轩画廊再次举办巴尔迪斯个展。

  1972年,Lawrence
Alloway为《艺术论坛》(Artforum)撰写了一篇简短却重要的文章:《网络:艺术世界被描述为一个系统》(Network:The
Art World Described as a
System)。在这篇文章中,他研究了前十年(,当时的‘前十年‘,即六十年代)艺术价值的变化,在“艺术世界“真正成为常用词汇之后(通常认为是自亚瑟·丹托(Arthur
Danto)1964年的文章《艺术世界》起)。

图片 15

  在我看来,Alloway最令人醍醐灌顶的观点是:

此次展览由高古轩画廊与巴尔蒂斯遗产管理委员会携手策划,是香港20年来首个巴尔蒂斯展览。展览呈现了这位艺术大师不同时期的油画、画作及摄影作品。长征空间

  “被视为一个系统的艺术世界,它的输出是什么?不是艺术,因为它在发行之前以及没有信息技术时便已存在。艺术世界的输出是艺术的发行,无论是字面上的,还是作为文本和复制品的媒介形式。“

图片 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