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修复师还原雕塑本色,着色复原

图片 1
201803160824218483

  随着 “典雅与狂欢: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珍宝”
展览在上海博物馆的继续,2500多年前来自雅典的“少女”科拉依然微笑在上海博物馆一楼大厅。对于“少女”科拉当初的色彩,依然是每个观众的心中之谜。为了让公众更好地了解展品,3月15日,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关于“着色复原古代雕塑”的活动在上海博物馆展开。随之,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向公众展示了“少女”科拉雕像的着色复原工艺。

  来源:解放日报

图片 2季米特里斯?基尔基斯在打造雕像

  希腊雕塑都是纯白素雅的吗?在上海博物馆3月15日举办的“典雅与狂欢:来自卫城博物馆的珍宝”工作坊上,两位来自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现场展示了古希腊大理石雕刻工艺和雕塑上色、复制技术,向上海观众揭开了希腊雕像色彩绚丽的真面目。展览将延至4月15日。

  此次工作坊的活动是上海博物馆与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合作项目之一。活动上,雅典卫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季米特里斯?基尔基斯展示古代的大理石雕刻工艺以及古代的雕塑复制技术。他对澎湃记者说,对雕像进行上色前,首先要复刻雕像,而复刻所使用的主要工具,也同两千年前的雕刻工具相同。在两千多年前,大理石是非常昂贵的材料。为了避免浪费,雕刻家会先用陶土做出模型,然后再使用一种形似圆规的三角形比例尺工具,将模型人物身体的各个部位、衣服纹饰准确地标注在大理石上,最后用刻刀进行雕刻。三角形比例尺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不仅可以平放在操作台上,还能够拿在手中垂直使用,用来雕刻岩壁雕像等大型雕塑,方便又精准。

  胜利女神像残存颜色

  如今,虽然新的科技层出不穷,但文物工作者仍基本延续了古人的方法对文物进行复刻。由于陶土取模会对文物表面造成一定的污染和破坏,为了保护文物,“制作模型”这一步已经由3D打印技术取代了陶土,现在所使用的模型全部是3D打印制成的石膏。

  正如秦始皇兵马俑原本是彩色的,古代的西方也广泛存在着色彩缤纷的雕刻作品。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工作人员康斯坦丁诺斯·瓦西利亚迪斯介绍,古希腊所有的雕像都有颜色。“古希腊人希望雕像更接近真实世界的人,那时候没有电视、电影可供娱乐,但人们可以通过雕像来创造一个世界。”

图片 3雕刻复原工具

  在漫长的岁月中,雕刻表面往往难以保留原有的色彩。对文艺复兴时期和新古典主义时期的艺术家来说,其所见的由白色大理石制成的古代希腊罗马作品体现了雕刻艺术摈弃色彩装饰、纯以造型取胜的法则,蕴含着一种古朴而崇高的美学。这种观念在现代依然延续。然而,不少古代作品至今仍残余着一些着色痕迹,就像本次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科拉雕像有着微微发红的长发,其身上的服装、头戴的冠、两耳戴的耳饰也可见深色的花纹痕迹。

  另一位工作人员康斯坦丁诺斯?瓦西利亚迪斯则使用矿物颜料来展示上色工艺,并解释追溯古代雕像产生缤纷色彩的科学方法。他介绍说,雕像上色之前,会根据颜色分析的数据图像,来确定颜色,来还原它本来的颜色样子。然后尽可能找到古代雕刻家使用的颜色矿石,把它们磨成粉状,然后结合热解的液态蜡来上色。

  自2011年起,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开展了一个关于古代雕塑的着色复原项目,借助无损技术和光谱分析,考察这些藏品原本的着色情况,还原了大量模拟上色效果。此次工作坊中,康斯坦丁诺斯·瓦西利亚迪斯将矿物颜料调入蜡基介质中,涂于雕像复制品表面(由帕罗斯岛大理石制成),一点点描绘出科拉雕像头上深蓝色的发饰,这才是它的本来面貌。他介绍,它们被放在雕像原件的旁边向观众展示。最近,还有专家发现法国卢浮宫收藏的胜利女神像上也有颜色残存,比如衣服的部分是埃及蓝,打算将其做色彩还原。维纳斯像原本也是有颜色的,只是这些颜色目前还无法考据。

图片 4上色用具及材料

  上博将在雅典表演书画

  康斯坦丁诺斯?瓦西利亚迪斯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我们为什么要为这些古代雕塑做修复上色工作?是因为我们希望还原雕塑当时的色彩,而且修复完成后的古代雕像会放原作旁边,使公众能够看到它们最初的样子。”

  两位希腊文物修复师的现场表演引发观众询问步骤和细节。不少观众对康斯坦丁诺斯·瓦西利亚迪斯在绘制中用到的树胶很感兴趣,这种树胶和蜡一起加热后可以黏在石头上,使颜色不容易脱落。“可以尝一下,嚼起来像口香糖。”他说。一位四川来的观众拍了现场用到的各种工具,经过修复师允许,他打算带两粒树胶回去。“我的姐姐和姐夫负责乐山大佛的修复工作,如今,乐山大佛正面临非常严重的风化问题,我想带回去看看这种材料能否用得上。”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此次修复工作坊引来不少观众观看,许多观众也拿出手机和相机,记录下这难得一见的过程。不少观众称,这次是零距离接触,在感官上也更直接感受和了解到文物修复的过程。

  上海博物馆两名馆员将于3月下旬赴雅典卫城博物馆表演中国传统书法与绘画技艺,配合正在举行的《来自上海博物馆的珍宝》展。现场表演将涵盖传统书法中的多种书体和传统水墨、设色绘画,帮助当地观众理解中国文化。

  此外,澎湃新闻记者还了解到,康斯坦丁诺斯?瓦西利亚迪斯致力于大理石雕刻、陶器和金属文物保护,自1990年起参与希腊水下考古局、希腊国内外馆藏文物以及考古出土文物的保护工作。2000年,他成为雅典卫城博物馆的一员,负责雕刻类文物的保护工作,并参与了新馆展览的筹备。如今,他是雅典卫城博物馆雕刻保护实验室协调人,也是博物馆内激光清洁技术团队的高级保护员,并参与数个研究项目,包括考察古风时代雕刻藏品的颜色痕迹和馆藏雕刻文物的3D扫描。而季米特里斯?基尔基斯则是一位大理石雕刻专家、大理石雕塑保护技术专家,自2003年起成为卫城博物馆的一名工作人员,负责雕刻类文物的保护工作,并参与了新馆展览的筹备。同时他还拥有一个私人雕塑工作坊。

图片 5古代雕像色彩数据分析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