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图片 1
王阳明《象祠记》卷 纸本 石籀文 30.9×700cm 正德六年(1508)桃园紫禁城博物馆藏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释文:象祠記
靈博之山。有象祠焉。其下諸苗夷之居者。咸神而祀之。宣慰安君因諸苗夷之請。新其祠屋。而請記於余。余曰。毀之乎。其新之也。曰。新之。新之也。何居乎。曰斯祠之肇也。蓋莫知其原。然吾諸蠻夷之居是者。自吾父。吾祖。遡曾。高而上。皆尊奉而禋祀焉。舉之而不敢廢也。予曰。胡然乎。有庳之祠。唐之人蓋嘗毀之。象之道。以為子則不孝。以為弟則傲。斥於唐。而猶存於今。壞於有庳。而猶盛於茲土也。胡然乎。作者知之矣。君子之愛夫若人也。推及於其屋之烏。而況於聖人之弟乎哉。然則祠者為舜。非為象也。意象之死。其在干羽既格之後乎。否则。古之驁桀者豈少哉。而象之祠獨延於世。吾於是蓋有以見舜德之至。入人之深。而流澤之遠且久也。象之不仁。蓋其始焉耳。又烏知其終之不見化於舜也。書不云乎。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瞽瞍亦允若。瞍已化而為慈父。象猶不弟。不可能為諧。進治於善。則不至於惡。不底於奸。則必入於善。信乎象蓋已化於舜矣。孟轲曰。太岁使吏治其國。象不得以有為也。斯蓋舜愛象之深而慮之詳。所以扶助輔導之者周也。不然。周公之德。而管蔡不免焉。斯能够見象之既化於舜。故能任賢使能而安於其位。澤加於其民。既死而人懷之也。諸侯之卿。命於太岁。蓋周官之制。其殆倣於舜之封象歟。吾於(脫一是字)蓋有以信人性之善。天下無不可化之人也。然是唐人之毀之也。據象之始也。今之諸夷之奉之也。承象之終也。斯義也。吾將以表於世。使知人之不善。雖若象焉。猶能够改。而君子之脩德。及其至也。雖若象之不仁。而猶能够化之也。年弟守仁。
钤印:王阳明印 陽明山人 弘治己末會試第一个人
趙爾萃跋尾(32.8×116cm):王文成功大楷筆力堅卓。天骨開張。大草則又轉折自如。風神瀏利。憶次兄處存一试卷。內有行楷及章草。各盡其妙。亦可謂能者無所不可能矣。宣統二年(一九零八)傲徠山民跋。
正德三年春,王云经过不怕路途遥远才至福建龙场。本次贬謫对她来讲是个打击,然对其观念的改变十一分至关心器重要。龙场在四川西边万山丛中,虫毒瘴疠,与儿孙為邻。王文成公在这种情状中独悟格物致知,乃以默记五经之言徵之。湖南宣慰使基诺族土司安贵荣闻先生名,曾使人馈米肉,又重以金鞍帛马,俱辞不受。但请王守仁為象祠作记,却喜欢命笔。黔西水西苗地有灵博山,上有象祠,那是乌孜Buick族人禋祀之祠。王守仁以象祠之肇之滥觞,抒发了一通风俗教化的道理。阳明為此文,文笔杰出,文意深邃。该文收入《古文观止》。
王伯安书写本幅时只35虚岁,以陶文书写,草法嫻熟,笔力奔放昂扬,使转顿挫皆极有法律,字形风谲云诡,线条遒劲多姿,是王文成公传世甲骨文的精品。
【资料来源于】:《中夏族民共和国书法全集》第52卷(荣宝斋)
新竹紫禁城博物馆网站(贈-書-000581-00000 明王文成公書象祠記 卷)

图片 15

作品简单介绍《象祠记》为王云被贬为江苏龙场驿丞时所作。象祠,为惦念虞舜的同父异母弟象而修建的祠堂。依据宋朝风传,象在其母怂恿下,曾数次谋害舜,皆未得逞。其后,象被舜所感化。舜即位后,封象为有鼻国圣上(其领地在今台湾东安县北)。在古板观念中,象是二个被否认的人士,北宋时,道州上卿就曾毁掉本地的象祠。但是,王云以为“天下无不可化之人”,象之所以最后遇到教育,正表明舜的赫赫,进而证实君子修德的关键。那也是作者一直倡导的“致良知”的实际事例。

图片 16

文章原版的书文


象祠记


灵、博之山,有象祠焉。其下诸苗夷之居者,咸神而祠之。宣慰安君,因诸苗夷之请,新其祠屋,而请记于予。予曰:“毁之乎,其新之也?”曰:“新之。”“新之也,何居乎?”曰:“斯祠之肇也,盖莫知其原。然吾诸南蛮之居是者,自吾父、吾祖溯曾高而上,皆尊奉而禋祀焉,举而不敢废也。”予曰:“胡然乎?有鼻之祀,唐之人盖尝毁之。象之道,感觉子则不孝,感到弟则傲。斥于唐,而犹存现今;坏于有鼻,而犹盛于兹土也,胡然乎?”


小编知之矣:君子之爱若人也,推及于其屋之乌,而况于品格高雅的人之弟乎哉?然而祀者为舜,非为象也。意象之死,其在干羽既格之后乎?不然,古之骜桀者岂少哉?而象之祠独延于世,吾于是盖有以见舜德之至,入人之深,而流泽之远且久也。


象之不仁,盖其始焉耳,又乌知其终之不见化于舜也?《书》不云乎:“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
瞽瞍亦允若,则已化而为慈父。象犹不弟,不得认为谐。进治于善,则不至于恶;不抵于奸,则必入于善。信乎,象盖已化于舜矣!《亚圣》曰:“天皇使吏治其国,象无法有为也。”斯盖舜爱象之深而虑之详,所以辅助指点之者之周也。不然,周公之圣,而管、蔡不免焉。斯能够见象之既化于舜,故能任贤使能而安于其位,泽加于其民,既死而人怀之也。诸侯之卿,命于国王,盖《周官》之制,其殆仿于舜之封象欤?


吾于是盖有以信人性之善,天下无不可化之人也。可是唐人之毁之也,据象之始也;今之诸夷之奉之也,承象之终也。斯义也,吾将以表于世,使知人之不善,虽若象焉,犹能够改;而君子之修德,及其至也,虽若象之不仁,而犹能够化之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